打印

[仙侠] 【神洲仙侠录】(12)【作者:zhenfengliu2000(拖地道长)】

7

【神洲仙侠录】(12)【作者:zhenfengliu2000(拖地道长)】

作者:zhenfengliu2000(拖地道长)
字数:49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第十二章、冷艳蝠妖奸杀少年 千墨狼狈逃出生天

  ~~~~黑沉沉的天空,正中挂着一轮巨大无匹的皎洁圆月,衬的星辰无光,
月面上一条条青色的山脊如巨龙一样蜿蜒前行,一座座高耸的险山剑峰清晰可见,
朵朵乌云随着清风微拂,缓缓飘过夜空,慢慢遮掩了月上壮观的峰峦叠嶂。

  夜色如幕,万籁静寂,似乎整个世界都在月光的安抚中熟睡,然而,在这安
详遮掩中,传出一丝丝淫邪的靡音,来自发生在黑暗中的罪恶。

  「咕啾!咕啾!咕啾!」

  一脸淫魅的蝠妖血色双唇牢牢箍着龟头软肉,用力的吸吮,香腮起伏搾含着,
马眼中一股股的精液被小嘴儿强行吸出吞下,直吸的少年屁肉不断抽搐,光滑大
腿间夹着的头部「唔嗯!唔嗯!」的闷声连连!

  石生觉得敏感的龟头好像被某种鱼嘴牢牢叼住,一阵阵快感伴随着液体不住
射进那个鱼嘴,一波波含吮直吸的马眼发疼,直到射精停止也不放过自己,快美
难言的疼痛中忍不住开口求饶,嘴巴却被两片厚厚的肉唇紧紧裹住,只能喉中发
出「唔嗯!唔嗯!」的闷哼,屁股不断挣扎抖动着。

  玲珑吞净阳精,说话声音妩媚温柔,「真是个调皮爱动的孩子,」纤手高高
扬起,「啪!啪!」

  狠狠的在石生屁股上面甩了两巴掌,「不听话的孩子就得打屁屁。」十个红
色指印立刻浮现在白嫩的屁肉上。

  两条浑圆有力的大腿用力一夹,「乖乖给妈妈舔,再乱动抽烂你的屁屁。」

  玲珑只觉大腿根间一条小舌像逃命的小鱼一样拼命的钻进小穴内游动挣扎起
来,不由享受的眯起美目,完全支配凌辱年幼少年迫其口舌侍奉的快感令她花心
慢慢淫痒难耐,蜜汁泛滥。

  石生是个普通渔民家的孩子,年未十四,晚上出来察看水下夜网,结果被这
长着双翼的可怕女妖掳走,撕光衣服反绑双手,在空中一边飞行一边淫虐自己。

  这石生还是个童男,哪里禁得住妖女如此蹂躏,被强奸榨了初精后,一路上
又在玲珑淫威下乖乖的任其凌辱。

  石生的逆来顺受并未获得嗜虐少年的蝠妖玲珑丝毫怜悯,

  「啪!」

  赤裸屁股上又挨了火辣辣的一巴掌,夹住脖子的热腻腿根控制着石生口鼻微
移,一个硬硬的拇指肚大的豆蒂滑到两唇之间,上面传来女妖精阴柔淫亵的声音:
「含住,给妈妈好好的舔,不然打烂你的屁股!」

  「呜呜,别、别打!」石生觉得那只滑嫩的手在肿起的屁股上来回抚摸,似
乎又要无情的抽打起来,连忙带着哭音大声讨饶:「我给妈妈舔!我给妈妈舔!」

  少年稚嫩的双唇裹住豆蒂儿使劲吸吮,如同孩子含着母乳,阴蒂上阵阵过电
般快感美的玲珑眯眼扬起修长的脖颈,雪白贝齿咬着烈焰红唇,小虎牙随着蜜穴
内高涨的淫欲渐渐探出唇角变成两根尖细的犬齿。

  「喔!」玲珑娇吟一声,口中粉红的长舌咻的伸出,缠绕箍住肉棒的肉棱,
尖尖的舌尖探入玲口,湿腻的舌身如同细蛇一般左右扭动着钻入马眼。

  石生正含住阴蒂用力舔弄努力讨好着可怕的女魔头,突觉柔弱的马眼被条
「湿软虫子」探头进入,细长虫身不断蠕动着一路撑开尿道钻入肉棒,顿时吓得
毛骨悚然,「啊!」的大声惊叫起来,「虫子!有虫子咬我!啊~~~」

  玲珑见少年竟敢停止口舌侍奉大喊大叫,媚目一沉,带着黑皮手套的纤手握
住少年脚腕,松开鞭尾没头没脑的抽在少年裸背光屁上,直抽的噼啪作响,鞭痕
四起。

  「啊!啊!好痛!」石生顿时痛的泪花迸出。

  「噼啪!噼啪!」

  「别打啦!妈妈!别打啦!」

  「噼啪!噼啪!」

  「啊!我知道错啦!别打啦!妈妈!好痛啊!」少年痛哭流涕。

  「噼啪!噼啪!」红印四起。

  「奥唔!」少年眼泪纷飞中一口含住阴蒂拼命舔弄起来,觉得背上火辣的抽
打一缓,夹住自己脸庞的滑腻大腿压力陡增,连忙舌尖用力,含着泪花更加用心
讨好侍奉着那芳草沼泽之地。

  玲珑觉得腿间的快感逐渐升起,阴柔的娇哼一声,「贱骨头,非得狠狠收拾
你才肯听话!」尾巴在少年头上一敲,「把舌头伸进妈妈屄内舔。」待觉得一条
湿软小舌乖乖伸进肉壁抽送舔吸,修长有力的大腿满意的一夹少年脖颈,扭动起
蛮腰,惬意的享受着少年的小嘴,同时滑嫩的红唇含住肉棒,香软的蛇形细舌继
续往少年体内钻入。

  厚厚的阴唇堵着少年嘴巴,泥泞小穴内充满女人麝香的蜜液不断涌出,石生
正一边舔得「咕叽咕叽」出声一边被迫小口吞咽着,突然肉棒被湿糯鱼嘴紧紧裹
住,尿道里细长的「虫子」又蠕动起来,这次少年不敢挣扎,任由它在肉棒中钻
的越来越深,进来的湿热虫身越来越粗,一会就撑的尿道隐隐作痛,害怕中也不
敢停止口舌侍奉,喉咙中发出啜泣的哭音。

  蝠妖玲珑的唾液含有极强的淫毒,整条尿道都被舌毒侵入,石生只觉得腹下
慢慢一片火热,硬梆梆的肉棒随着湿热鱼嘴的吞吐套弄,快感迅速升起。

  突然阴囊中一阵胀痛,原来玲珑缩细了香舌,顺着细细的输精管一直钻到了
睾丸,尖尖的舌尖直接舔弄品尝起蛋内的阳精,同时唾液分泌淫毒不断沁入睾丸
精室,催动少年情欲生精。

  石生清晰的感觉到「虫首」在睾丸内四处蠕动舔弄,又痒又痛,奇异的快感
中一股股被淫毒催生的淫欲如同海潮一样从阴囊中升起,随着藏在肉棒中香舌的
唾液散发到整个下身,腰部难耐的扭动起来,喉中发出嘶哑的渴求交媾的声音。

  玲珑妖异的花麵上淫邪一笑,纤手握紧少年脚腕,小嘴用力一吸,「嗤啦」
一声,细长的香舌瞬间从少年肉棒中全部缩回檀口,快速的摩擦带的肉棒中一片
灼热,细嫩香舌拉出的尿管真空将精液从睾丸中一路吸到马眼,樱桃小口再运力
一吮,力透阳根,

  「啊~~~~」石生魂飞魄散的大叫一声,海啸一样的快感随着精液汹涌射
出,一股一股似乎永无停歇,直射的少年头晕目眩,口中大叫「啊!饶命!妈妈!
饶、饶命啊!」

  玲珑娇面如花,小嘴儿含着肉棒粉腮鼓动,不断吸吮,任少年哀哀告饶,媚
目中却是一片冰冷,「咕咚!咕咚!」喉中吞咽,一直吸了少年半盏茶时间,待
的少年两眼翻白,射意稍歇,香舌一缩一伸,从马眼中又直探进去,尿道经过扩
张,这次被顺利的一钻到底,石生还没歇上半气,从马眼到精管蓦的一阵胀痛,
那湿湿热热的「虫子」又一路钻到阴囊,睾丸中又被「虫舌」一阵舔搔,又爽又
痒又痛。

  「嗤」一声,玲珑缩回香舌,运功一吮,少年「啊!」的一声大叫,一阵涌
潮快感,又是被强行口爆,一波一波的快感袭来,每次精意稍止裹着龟头的小嘴
儿都是用力一吸,接着又射个不停,这次射的石生直接晕了过去。

  玲珑花麵潮红,媚目里却依然冰冷无情,香舌再次钻入睾丸肆意舔弄,强令
少年从痛爽中醒来,一缩一吸,少年在美人胯下闷哼一声,又射的爽晕过去。

  玲珑再把细嫩小舌儿探入,这次没有直接缩回,而是分泌大量的唾液,同时
在睾丸中舔来尝去,淫毒充分侵入着睾丸每一个精室,搜刮着少年最后的精意。

  少年本来已经射的气息奄奄,被淫欲一激,脸上性奋之意渐起,呼吸急促,
似是回光返照,两眼也变得有神。

  玲珑香舌突然收拢,细长的鞭尾在石生肿大的睾丸根部一緾,阻滞了这次射
精,少年已经被淫欲折磨的有点神志不清,射意被遏,两眼憋的通红。

  玲珑扇动薄翼,在夜空中飞得越来越高,手臂微转,把少年头上脚下掉了个,
两条浑圆有力的大腿牢牢钳住少年腰肢,纤指挑起石生还沾着泪珠的下巴,另一
只手儿抚套着被淫毒侵染硬如铁棒的肉杵,粉红舌尖舔着红唇,温柔娇媚的笑着:
「宝贝,接下来,你想让妈妈继续用香舌像刚才那样惩罚你一宿呢,还是求妈妈
给你个解脱,用下面的蜜穴强奸你没用的大肉棒,活活吸死你呢。」

  少年绝望的泪水不断滑下脸庞,想起刚才口舌淫虐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
痛苦,迷茫的双眼中闪过一阵惧怕,

  「求、求妈妈强奸我没用的肉棒,吸死我吧,我、我受不了啦!呜呜~」

  「宝贝儿,这可是你求妈妈的吆。」玲珑妖媚的脸上带着淫亵的笑意,长长
的粉舌一舔少年的泪痕,「别怕,乖乖的,妈妈这就来活活操死你!」纤指扶着
肉棒在湿腻的蛤口摩擦几下,交叉紧锁的脚跟用力一推少年臀部,红肿的肉棒
「噗嗤!」一声在泥泞的膣肉中一插到底。

  夜空中只见玲珑身姿凹凸有致,丰乳肥臀,纤手叩着少年肩膀,浑圆的大腿
夹着少年腰部,大幅扇动黑翼,一浮一沉间臀肉「啪!啪!啪!啪!」不断顺势
拍在少年跨上,紧窄湿腻的蜜穴狠狠的套弄着少年肿大的肉棒,发出「咕吱咕吱」
淫水抽动的声音。

  少年被淫毒寖染过的肉棒十分敏感,不一会就被膣穴榨的精意上头,但是那
细长的鞭尾始终牢牢缠绕箍住两枚肿胀的睾丸,不让少年解脱。

  「啪!啪!啪!啪!」玲珑仰着娇麵,秀发飞扬,蜂腰扭动,嘴中尽情呻吟
着,肆意的强奸着怀中无助的少年,不一会就操的少年嘴角流涏,眼中失神,肉
棒被层层膣肉撸的一片通红。

  「啊!啊!呜呜,妈妈,啊!我、我受不了,啊!」石生抽泣着

  「啪!啪!啪!啪!」玲珑娇喘着一边奸淫,一边运功收缩着湿腻的膣壁,
狠毒的压榨着肉棒。

  「妈妈,啊!啊!我很乖,啊!求妈妈让、让我射吧!」

  「不行!你给我主动扭起腰!」

  玲珑娇斥着,暗里运着邪功,一点一滴的催动积攒着少年体内的精元。

  少年在回光返照的精力催动下,挺动着腰肢,硬硬的肉棒不断撞在穴底,敏
感的龟头每次顶在那团软肉都被花心吮的马眼张开,却什么都射不出来。

  似乎永无止歇的套弄抽插,石生觉得自己弱小的身躯快被操的坏掉了,突然
腰间压迫十足的大腿紧紧夹住石生腰身,小腿一固,玲珑纤手抓住少年头发拽在
一边,张开红唇吻住脖颈,犬齿一咬一刺,肉棒顶住花心,突然宫内张开叼住龟
头肉棱,运功一吮,接着睾丸一松,长长的鞭尾撑开少年紧缩的菊花直插进去,
花心檀口上下同时死命一吸,

  石生瞬间张大嘴巴,却发不出一丝声音,本命精元泄洪一般被子宫花蕊一汩
汩的吸纳入体,难以名状的巨大快感令少年大脑一片空白,在寂静中只听见玲珑
小腹中「咕吱咕吱」的吸精声,光洁的颈中「咕咚咕咚」的咽血声,少年的皮肤
肉眼可见的干皱了起来,张着嘴巴,嘴角流着口涏,眼角流着泪水,直到眸中失
去神采,渐渐暗淡,也没有发出一丝哀嚎。

  干枯瘦小的少年从玲珑娇躯间慢慢滑下,一会「噗通」一声,平静的河面泛
起一波涟漪,玲珑看都不往身下看一眼,闭着长长的睫毛,嫩舌尖舔着嘴角流出
的一缕鲜血,回味的喃喃自语

  「喔,真是个味道很棒的孩子呀。」

  乌云掩映间,已经不见了那妖异妩媚的身影。

  千墨并不知道那少年的悲惨下场,他也没那精力思考多余的事情,今晚对他
来说简直是一场噩梦,顺着运河一口气游出十多里,直到河上船舫渐多,两边商
铺密集,有了一丝阑珊灯火才敢爬上岸来,拖着沉甸甸的双腿边走边暗骂:「都
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道你爷个姥姥,果然不假,差点把小爷一条命都搭上,
下次这种孤军深入,自送虎口的事可得少干点!」

  「啪!」左手给了自己脑袋一下「奶奶的,你还想下次!」

  月光下仔细认了认街道,找准方向向客栈踱了回去,心想「这两个采花蜂除
非脑袋被驴踢了,否则不会再回客栈找我麻烦,更不会留在住处等我报官,这银
子是没戏了。」

  走了会心下渐渐镇定,又想起今晚逃的裤子都掉了的狼狈模样,心下忿忿的
自我安慰装逼起来

  「妈的,这两只小蜜蜂武功也不咋地,等小爷恢复了体力,再碰见砍死这两
只小母蜂。」忽又想起那个漂亮蜂妖姐姐白嫩的丝袜小脚夹住自己龟头凶巴巴的
俏模样,走动间裆中软肉似乎仍有几分酥麻,心下一荡,恶狠狠的道:「下次碰
见,定让你知道小爷『剑法』到底好不好,捅死你个小淫蜂!」

  拖着酸软的两腿一直走到天色微明,路上行人三两渐行,才回到客栈门口。

  刚入大厅,便看见胖掌柜揪住一个健壮汉子,嘴里骂骂咧咧:「我开了这些
年店,还没见过住一宿给桌子住折了腿,凳子住散了架还振振有词的客人,你要
不赔钱,休想退房!」

  大汉骂道:「放你娘的螺旋屁,老子一觉醒来,这桌子椅子自己趴成一窝,
跟俺有个毛关系!」

  「咄!你个夜疯子,打坏桌椅不说,墙皮都让你划花了,患了失心疯么,没
事半夜耍什么菜刀!」

  「砂锅大的拳头你见过没?再揪着不放,俺可不客气啦!」

  两人拉拉扯扯,嘴里逼逼叨叨,千墨面无表情的从两人身边经过,一路上楼,
进了客房,房门一关,窗户紧坎,衣服一脱,倒头就睡。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2018-1-13 23:36
7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1-24 13:48